这个人很困,什么都氵

【德哈/Drarry】自由幸免2


没有大纲的意识流文,只能确定是德哈向长篇,以及将要非常长,其他一概不知。这章不是德赫,这是学霸之间的默契。我爱记忆标签的设定。(回校篇的开端)





“嘿!伙计!醒醒!”

大喊声和脸颊上的疼痛把他从梦境中拉回现实,他睁眼就是窗户,灰蒙蒙的天空预示着雨水的到来。是个睡觉的好天气。

于是他又翻个身朝向那个喊醒他的人,叫起床手法残酷暴力,令人充满痛苦地被喊起来。于是Harry揉了揉眼睛,带着暴躁情绪张口:“Ron,在我们宝贵的休息日和适合睡觉的天气里这么早叫我起床,你最好是有什么大事要告诉我。”

Ron撇嘴,两个嘴角似乎要掉到地上去。Harry在那场战争后变了太多了,比如越来越嗜睡、脾气非常暴躁(这让Harry的朋友们总是想到那位斯莱特林),甚至沉迷在麻瓜的游戏里。和Hermione一起!(注1)Ron非常崩溃地想到昨天晚上这两个人通宵抱着游戏手柄打的不亦乐乎,而他尝试去接受这些时发现他对这个的擅长程度远不如魁地奇,但Harry玩这个就像他在魁地奇比赛中一样如鱼得水,并且和Hermione一起,这让Ron有一些不满。

当然只是一些,战后很多东西都需要修复,人或物,至关重要的是精神。Ron明白并且哈欠连天看了一会儿他们的通宵游戏并且给他们一人一杯红茶后钻进了被窝,然后就成了第一个起床的人。

“我们要去学校了!去修复城堡,醒醒,你…”一定是打那些麻瓜游戏打糊涂了。Ron晃了晃Harry的肩膀,好让他清醒过来。然后Harry打断了他的话。

“噢,是的。早安Ron。”他回想起了这件由现任校长委派给全体八年级学生的事情——特别是有空闲的一定要去,其中目光明显的指向Harry。好吧,他确实是鼓舞人心的标志,不管是在战前还是在战后。

Harry摸到了他的眼镜戴上,跟隔壁沙发上刚刚醒来的Hermione问了句早安后一如往常洗漱收拾东西,再去车站享受八年级专车。他在车上依然没有从困倦中挣扎出来,昏昏欲睡的状态使Ron和Hermione的讲话声美化成了催眠曲,很快Harry就歪头睡着了。以致于外面的人往车厢里偷看拍照或者拍门都没有听见。

“噢梅林。”Hermione在第二次被因为要求合照打扰补眠而愤怒感叹了一句,然后她在门上施了个无声咒再变出一张纸把门上的小窗挡严实,从过道上能看到上面标注“没有神迹,只有活人睡觉”的大字。做完一切后她同Ron对视了一眼,Ron对她投递一个无奈的微笑加耸肩,又看了看Harry睡得天昏地暗,她想,或许这就是她霍格沃茨生涯中最后一段时间的一部分了。

一墙之隔的另一个房间。

Malfoy家除了Lucius Malfoy以外都到齐了,独占一个车厢,不过是两个人。Draco歪着脑袋倚在窗边,装出旅途疲惫的样子将脸埋在臂弯里。但是隐藏不了他金灿灿极具标志性的头发,依然有人因此往频频这个车厢里侧目,并小声嘀咕着什么。Narcissa端坐着,对在窗外长时间驻足的一些人闭口施舍笑容。至于人们在议论什么,无外乎是那些阴暗的往事,他们已经烙在了Malfoy这个家族上,不论选择。

至少这只是知晓内情较多的八年级学生,不会傻到敲开房门质问。但他们已经够烦了,像进了动物园一样围在房间外面三三两两聚成一堆,不经意地谈论或者观看。Draco可没办法把这些当成催眠曲,他只好念了个无声静音咒,继续装睡。这或许就是他接下来霍格沃茨生活中的一部分了,甚至有可能是生命中的一部分,而他不得不该死的为Malfoy埋单。

和平从来都不是人们情感宣泄停止的重点,它依然如同战时一样簇新,只不过宣泄对象改变了而已。




注1:这个梗是改编自一个官方在某部拍摄者对演员日常的披露,其中提到了丹尼尔(即Harry扮演者)和艾玛(即Hermione扮演者)在一起打游戏,并且艾玛狂热的喜欢游戏而丹尼尔想要证明他比较擅长游戏于是常常跟艾玛一起玩。

评论(1)
热度(6)

© 追忆成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