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困,什么都氵

【德哈/Drarry】自由幸免 1


没有大纲的意识流文,只能确定是德哈向长篇,其他一概不知。“*”为自己的标注,提醒自己的,不是阅读引导。(甚至有的*只是随手打上去的,为了好看)




      Draco的心脏停止跳动是在充斥着雨水的夏季的某一天。

       凌晨四点,湿润的空气笼罩着整个伦敦*,雨落下来淅沥声音占据房间每个角落,在床半米左右的上方,半开的窗让空气灌进这间房屋大把清凉。

        Draco的头发在头顶微弱的白炽灯光下更趋近于白,不同于以往在霍格沃茨的阳光里或是斯莱特林的壁炉旁那种明晃晃的金色,过于耀眼和骄傲,同时充斥着仔细打理的形式感。那种白色几乎要和他的面颊融为一体,只有一个凌乱又模糊不清的轮廓,而雨天惯有的昏暗染灰了这里。

       此时的Draco更像是Draco,而不是一个Malfoy。在毫无包装的状态下,介于黑与白之间,他整个人定格在这间旧屋里,与其他装潢无异。

       红木桌面紧倚在床边,它看起来近乎要四分五裂,纹路在它的身上延伸、延伸,尽头是一堆随意立在那里的相框,它们几乎占满了整个桌面。崭新的相框,模糊的照片,色彩在玻璃后重复着它的职责——不断重演着当时的画面*。

       魔法的痕迹似乎就只有这里才能窥见,其他的任何事物都闭紧自己的拥有魔法的狂热内心抑或他们就朴实得如同他们所展现的那样:陈旧的木质椅子、泛黄的精致窗帘、拥有几个裂痕的大衣柜和在床上的Malfoy,他们都在雨水和夜色中沉默,了无生气。

       他的目光越过它们,又或者是这个房间没有给他施舍一点点他所专注的温暖,于是他放电影一样卡着每一帧挪步床边,又重重把自己摔进床铺,随着他震动扬起的小颗粒慢慢悠悠下坠。Draco喜欢这个秘密的小游戏,他非常喜欢打破这里的沉闷,即便带来的活跃也慢的过分。

       Draco凝视着窗口,从布满水痕的玻璃到飘进来的雨丝,他仔仔细细去回忆在这扇窗下度过的每一个春秋,他看到了雪花落下来积了满满一窗台;他看到叽叽喳喳的小鸟嬉戏或是歌唱;他看到持续昏暗的天空下突兀出现的彩虹;他看到自己满是烦闷的面孔映在记忆里的窗户上,旁边还有一个人*。

       那可能是刚刚踏进这间屋子的那段时间。他得出结论。棱角还没有被长久的孤独磨掉,所有的表情都能显露在外,那是多么幸福,甚至身边居然有一个人。他惊讶于自己曾经拥有某个人无私的陪伴。于是他把所见过的人挨个从脑子里翻出来,尝试找出那位天使般的人物的身影。很明显,不会是霍格沃茨出来的任何一个姑娘,那个陪伴他的人有着一头乱七八糟的短发,哪个霍格沃茨出来的姑娘都不允许自己这样放弃外表。她们可是绘在传奇里的一届,有着天赐的理由骄傲。然而他也找不到任何一个愿意陪伴忍受他脾气的男孩,或者在这个年龄说男人更贴切一些,那些小跟班在他家道中落的时候早就对他避之不及。


       或是任何一个熟识的人,他的父母?他们只负责教育和爱,不负责这种无谓的虚度光阴。那么就再也没有了,没有任何人。

       Malfoy的魔杖早不在身边了,它似乎是被谁夺走了。所以一定不是魔法变出来的。那个人似乎在过,又在某一天消失。在这里的时间太长,所有的记忆都蒙上了这间屋子的灰色和陈旧的朦胧,他怀疑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凭空臆造一个人,很有趣,也比较符合现在的情景。

        Draco没再继续想下去,思考会使他疲倦乏力,最后陷入困倦中。

       这里没人管,想睡就睡,难得的长期自由。

       于是他蜷进被窝里合上眼睛,头发还沾着雨水,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实在是太困了。外面的雨丝继续敬业的滋润万物。Draco的呼吸慢慢平缓,胸口有规律的起伏,陷入沉睡的标志清晰明了展地现在那团白色床褥里。他似乎还在做一个梦,眉头微皱,低骂了一句什么,紧接着喊出了“Potter!”在此之后就安静了,他的脸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甚至有点安全的惬意,直至胸口的起伏停止。

评论
热度(10)

© 追忆成风. | Powered by LOFTER